女子内衣橄榄球
 設為首頁   加入收藏
 
太原公檢亂象
太原公檢亂象 本人接受委托的合同糾紛案件卻被山西警方違法辦理成詐騙案件。通過會見、查閱證據、發現山西警方辦案質量、水平
隨風而去的青春和美麗
一張臥鋪車票
夜晚與明天
《律師的思考》(八)
《律師的思考》(七)
律師的思考(六)
《律師的思考》(五)
《律師的思考》(四)
 律師手記
律師的思考(六)
六、案件討論會
案件討論會是律師事務所的一項業務制度。所內承辦案件的律師,只要認為案件疑難,或想聽取不同的意見,都可將案件提交案件討論會集體討論。另外,這項制度還要求承辦律師將特別重大或在社會上有重大影響的案件,必須提交集體討論。
這是一件普通的侵權案件,承辦律師姓李,他想聽取其他律師的意見。
星期五,下午三點,討論會開始。主持討論會的是劉律師,我做記錄,其余還有所內的五位業務骨干律師參加討論。李律師首先介紹案情。
原告:石某,系死者父親。死者石某某,現年十四歲。
被告:市河務局。
案件事實:**河系季節性河流,七月正值汛期時,上游水庫為防汛,減少庫容量,往下游排水。此前河兩岸村民為建房,在河道取沙,造成河道多處深坑。按河道管理的相關法律、法規,為防止潰堤和河道泄流正常,任何人不經允許禁止在河道內采沙。被告河務局是法律、法規所規定的政府監管部門,也曾數次按相關規定查處采沙村民,并有處罰。
水庫放水期間,死者石某某下河游泳,在河坑中被淹死。
原告訴稱:在正常泄流的情況下,河道的水位僅及死者腰部,不會造成死者淹死的情況。但因取沙深達兩米多,死者掉入深坑,即造成死亡。被告作為政府負責監管、維護河道安全的部門,因監管不力,未盡到勤勉責任,應付賠償責任。
李律師提請討論的主要有兩個法律問題:
一、    本案屬于民事案件中的特殊侵權還是行政侵權?
二、    如果不屬于這兩種侵權,是否存在其他司法救濟途徑?
王律師首先發言,他認為本案不適用特殊民事侵權。他說,民事普通侵權,法條使用的是概括式表述,僅歸納特征和類型,而特殊侵權使用的是列舉式表述。在《民法通則》的特殊侵權列舉中,沒有關于“河道”的列舉,從文義解釋的角度,我認為本案不適用特殊侵權。
張律師說:等一等,這里面有點疑問。《民法通則》中的第一百二十五條“公共場所,道旁或通道上挖坑,修繕安裝地下設施等,沒有明顯標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損害的,施工人員應當承擔民事責任。”該條中的“公共場所”是否包括河道呢?
王律師說:根據案情,適用一百二十五條有如下障礙:第一、“公共場所”在本條的文義中,被后面的道路、通道語境所限制。這里的“公共場所”應該指的是人員、車輛可以自由通行的場所,不是泛指任何可以自由活動的場所,像山林、河道、河灘、草場等,不應包括在內。第二,承擔民事責任的主體是施工人,也就是說是直接因果關系人,而管理者是間接責任人,從文義的邏輯關系來看,不能推導出間接責任人應負相應責任。
李律師說:在法律解釋權的劃分上來講,基層法院無權對條文做擴大或縮小的解釋,但司法實踐中,最高人民法院不可能對每個法條的用詞作出解釋,我們的司法資源還富裕不到這個程度。所以基層法院憑自己的理解,對法條進行解釋,也是常見的事。況且,“公共場所”這個詞的語義太寬,文義解釋難以限定它的范圍,基層法院有解釋的余地。
劉律師說:我同意王律師的意見,本案適用特殊侵權,法律依據不明確,弊端太多。但“公共場所”不應該僅限于人員、車輛自由通行的范圍內,如果是經營性的泳場或其他場所,涉及到公共活動的必須或頻繁經過的區域也應屬于“公共場所”。但侵權的主體不應擴大到間接責任人,這一點立法的意思是明確的。但是行政侵權也涉及到這個問題,行政侵權是由于行政侵權人不作為或不當作為形成的,而這種不作為或不當作為也是與其直接職責或直接權利相關的。本案原告所訴為監管不力,這屬于間接原因,從案情來看采沙造成的深坑也屬河岸的村民所為,直接原因不是被告造成的。
孫律師說:我同意劉律師的意見。《行政訴訟法》第十一條第八款規定“侵犯他人人身權、財產權應該理解為行政機關的直接侵犯。”侵犯人身權、財產權均屬于賠償責任的范圍,間接責任也要賠償在法理上說不通。再說,如果監管不力可作為法定的賠償理由,那么賣假藥的致死人,藥品管理部門是否要負賠償責任,有人在街上打死人,公安機關是否也要承擔責任。所有國家機關都有相應的社會管理職能,不可能不出現監管問題,如果出現問題都由管理部門賠償,實際上就是加大了政府的責任,因為政府機關的所有經費都來自國家預算撥款,履行的是國家責任。并且違法行為是一種不可避免的社會現象,只要有法律,就有違法,兩者是共存的。如果不僅由直接責任人承擔責任,還要涉及間接責任人,那么在實際的操作中,監管部門將作為首訴對象,因為訴訟的目的是為了得到賠償,監管部門有國家財政做后盾,誰還會起訴償還能力差的被告呢?
李律師說:在本案中,如果監管部門不承擔賠償責任,那么直接責任人即挖河坑的人找不到,那么原告的損失該如何辦呢?
王律師說:這確實是個問題。違法行為確實存在,但又難以找到賠償人,這樣的情況還是普遍的。肇事司機撞殘人,逃逸了,抓不住,被害人得不到及時賠償,治療很困難;食品監管部門放棄監管,造成群體中毒事件,損失也很大。任何一個社會管理部門監管不力都會造成很大的社會危害性,也會給社會成員造成損失,而且找不到直接侵害人的情況也是多見的,有些侵害人就是抓到了,也難以賠償受害人的損失。從法律的權利與義務一致的原則和公平的角度講,監管部門享有監管的權力,就應該承擔一定的義務,存在一定的過錯,就應該承擔一定的責任。
劉律師說:對這類情況,現在采取的是社會捐助和民政救濟的方式,但不是制度性的賠償,解決不了什么問題。但在法律沒有明確規定之前,被害人只能自行承擔損失,這是有失公平的。
李律師說:社會的公平、正義是靠法律和制度保障的,否則只能是一句空話。
案件討論會結束了,問題還是擺在那里,沒有結論。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 * * * * * 
劉律師說:盜竊罪八百元就可以立案判刑,貪污罪五千元以上才立案,都是以非法占有財物為目的,只不過盜竊罪針對的是非國家工作人員的普通人,而貪污罪針對的是國家工作人員。為什么兩罪之間的立案標準相差六倍多?按理非法占有國家即全民的財產,懲罰應該更嚴厲,但法律不是這樣,所以有人說,這樣的立法不公平。
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指的是在法律適用上的平等。這是指法律制定以后的事。所以要追求法律的公平、正義,要從立法開始。
 
河北維民權律師事務所 公司地址: 河北省邯鄲市光明南大街83號 華億大廈C座4樓 郵編: 056002
電話: 0310-3096800 3018880 3096911 傳真: 0310-3096800 聯系人: 靳海林 網址: www.njqlr.club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冀ICP備13009963號-1
女子内衣橄榄球 网络捕鱼达人游戏大厅 河北单机麻将 快三大小单双怎么压 二人麻将好友对战app 20183d走势图带连线 七乐彩中奖号码 11选5包稳赚教学资料 糖豆多少级才能赚钱 计划客户端 cctv5十在线直播高清360 彩金捕鱼 排列三基本走势图 网络推广平台公司 大乐透开奖 重庆时时杀号技巧 时时彩四星还是五星稳